手工石磨普洱茶模具(手工石磨压制普洱茶)

2022年07月11日 admin 阅读(12)

全文共3159个字,阅读约需4分钟

【人物简介】

陈怀远,生于1962年,台湾著名茶人、摄影家、茶艺茶道家、普洱茶传统工艺复兴者,现任台湾茶文化协会理事长、台湾摄影学会杂志发行人、中国普洱茶国际评鉴委员会委员、湖南黑茶国际评鉴委员会委员,也是台湾最早进入云南贡茶之乡——易武并将普洱茶传统工艺恢复的第一人,已出版著作《陈怀远摄影集——咏荷》《普洱茶录》。

坚定己心爱摄影

陈怀远出生在台湾台南府城,陈氏祖先于明末随着郑成功将军来到台湾,之后就一直安居在台南地区。父亲是一位医生,陈怀远跟随父亲学习医学。

医生是一份很体面的工作,1982年大学毕业后,陈怀远在台北三军总医院当了四年的生化检验师。四年的时间不长,却足够他想清楚自己的人生追求。他从小就对音乐与美术有相当的兴趣,在学校念书时便开始学习摄影,并渐渐有了自己的风格,在校时曾获得过一些摄影奖项,在任职三军总医院期间成立摄影社并担任社长,期间也获得过很多摄影大奖。后来,他跟随台湾摄影大师及流行音乐大师黄敏老师学习摄影与音乐,在逐步深入刻意练习的基础上,陈怀远将摄影纳入自己的人生规划之中。

21世纪的最初几年,陈怀远曾受云南省政府及云南茶业协会之邀在昆明举办第一届云南国际普洱茶学术研讨会,并在会间举办云南古六大茶山摄影展(个展)。他常年穿行在云南的茶山间,用手中的相机,将那些藏于深山的茶树、茶人,借由鲜活的相片展示,为普洱茶这一蕴藏巨大潜力的茶叶产品的推广做出了巨大贡献。此外,陈怀远还受西双版纳政府之邀在景洪举办古六大茶山摄影展,至目前为止陈怀远依旧顶极在云南各大茶山,制作顶极的普洱茶,推广普洱茶文化。原本缺少影像资料的普洱之乡,亦是透过他的相机,才有了能让后人瞻仰的视觉记录。

大视角推广茶文化

风华正茂的年纪里,陈怀远便开始正式接触茶文化,他加入台湾最大的茶艺团体和日本韩国茶道团体进行茶文化交流,逐渐开始明白中国茶文化的深远,进而决心开始研究茶道,并深入佛门研究禅学将茶与道联接一体,了解普洱茶的茶叶特质及生产制作工艺,研究紫砂茶壶及古美术收藏,搜集古代茶具研究古代品饮艺术,可谓是从整体上了解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及变化。

1989年,陈怀远返回台南成立逸茗轩茶艺中心及逸茗轩茶馆,并开始将自己所学所得的茶学理论和技艺运用到茶艺教学中,同时他还受邀至各大院校教授摄影记录方面的课程。1992年,他广邀茶界名流在逸茗轩茶馆举办普洱茶品鉴会。1993年至云南思茅参加第一届国际普洱茶学术研讨会并进一步了解普洱茶。1994年再度进入云南来到普洱茶贡茶之乡——易武,并且将中断了一个甲子的传统普洱茶手工石磨工艺恢复。1995年真淳雅号普洱茶诞生。

2001年他回到云南易武成立嘉木堂陈远号茶厂生产自己的品牌(陈远号),除此之外陈怀远也在2002年接任台湾最大的茶艺团体——中华茶艺联合促进会理事长,并在任内将茶艺茶道文化推向极致,举办过多场国际性茶会,与日本、韩国茶道团体做常态性的交流。最让他感到荣幸的是,每年受邀至日本煎茶道联盟在京都的万福寺,为其带去茶艺茶道表演,此活动至今一直在进行。3年之后,在陈怀远的坚持下,台湾恢复了停办多年的“中华茶艺奖”茶艺比赛,台湾的茶艺活动氛围再度高涨,茶艺比赛的举办为台湾茶文化的发展增添了新的生机。

复兴普洱茶传统工艺

一次不经意的云南茶之旅,却让陈怀远无意间解开了尘封了近一个甲子的秘密——云南普洱茶饼传统制作工艺,他为这种别具特色的制作工艺而倍感痴迷。

传统的“石磨压茶工艺”在普洱茶的历史上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程,一直到机械化开始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蔓延才渐次没落。随着人们对于普洱茶的需求不断增长,高效率的机械压制茶叶工艺不仅极大地满足了普洱茶市场的强大需求,同时也节省了大量的人力资源成本和时间成本。但陈怀远认为,采用古法石磨压制工艺压制的普洱茶饼,其松紧度适中,茶饼由内而外,空间密度均匀分布,在存放的中后期,其内部物质的生化转化也是均匀进行的,这样就保证了同一饼茶之中,各部分的茶叶在茶汤口感上的一致性。另外,因为茶饼松紧度不若机压的茶饼般紧结,其后期转化的速度将快于机器压制茶饼。

传统手工艺茶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之后就已经被抛弃,当时所有公私营茶厂均改为机械制饼茶。而这一状况的改变,源于一次神奇的茶旅。

1994年8月22日,台湾中华茶艺业联谊会第九届会长吕礼臻先生,带领副会长陈怀远及吴芳洲、曾至贤、汪荣修、白宜芳、林仲仪、沈甫汉、刘汉介、史灿荣等18名对茶文化颇有研究的专家学者,到易武考察古六大茶山。

他们一路上翻山越岭,走过两天的山路后,陈怀远等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梦想已久的易武乡(云南古六大茶山),而易武这两个字从1983年喝普洱茶开始,一直回荡在陈怀远的脑海里,同庆号、宋聘号、同昌号、同兴号……这些老字号茶庄是不是真的存在,在他的心中,是一个亟待解开的谜。

当时的易武,实在是荒凉,两条街,一条是老街,一条是主干道,一间小吃店,几家杂货店,几乎无外人沓至,陈怀远站在街头遥望着黄沙滚滚的昔日老街、茶马古道,心中许下了一个愿望,那就是——重新恢复传统七子饼茶的制作方式,让易武再现“第二春”。

时任易武乡党委书记兼乡长的龚敬平、副乡长李家能等人被这群不速之客惊扰了些许,不到百人的村民,更是以相当惊讶的眼光,好奇这群外地人前来此地到底有何贵干。当时,李家能找来已退休的曾任易武区区长及易武乡乡长的张毅老先生,由其解说易武的现况及老茶庄在昔日辉煌年代的景观。正巧张毅当时正在撰写《易武乡志》,手上掌握了相当丰富的数据,他一路导览,让这群第一次踏入被形容是“蛮荒”之地小镇的爱茶人们,着实有“入宝山”之感。

在老乡长张毅的解说下,一个世纪前名扬中外的茶庄,宋聘号、乾利贞号、同兴号、车顺号……一个个映在眼前,陈怀远不禁感叹:“众里寻他干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清代的《瑞贡天朝》匾额,就是在这一趟旅途中被挖掘出来,后来在普洱茶的混沌年代,竟还有人趁机做出“朝天贡瑞”茶饼,真是贻笑大方。

据张毅后来自己写的记录,文中如此形容:“他们边看、边问、边记,还拍照,谢谢之声不离口,连用餐时间前几分钟,都不放过,问这问那,曾至贤、陈怀远还把我向他们作的介绍材料,逐一地翻,四筒胶卷,全部拍完(当时尚未流行数码相机),带回台湾又用计算机打印出来,这成为他们这次考察的最大收获。”

在经过乡政府有关人员的商讨沟通之后,陈怀远找到了一位当时住在勐远农场的老师傅张官寿,当时张官寿老先生已经八十多岁,身体看起来相当硬朗,记忆力超强。经过一番询问,张官寿便将他五六十年前在同庆号、宋聘号等茶庄工作时的记忆,关于普洱茶的制作工艺,向陈怀远等好奇的晚辈们描述了一番。

传统易武茶饼制作工艺的流逝,甚是可惜。陈怀远向当地乡政府提出申请,希望能让这个传统的制茶工艺得以恢复,压制出地道的易武茶饼。后来,在乡政府和张官寿老先生的努力下,由李家能、廖文祺等人实操,传统工艺终于得到恢复。当年的十一月,首枚复原工艺普洱茶饼制作完成,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陈怀远在当地设立“陈远号”茶庄,希望能让自己的品牌,为普洱茶的发展做点贡献。二十余年过去了,陈怀远依旧坚守易武及古六大茶山,细数着茶乡(香)的岁月变迁,而普洱茶在这20多年来的变化,亦是难以用笔墨简单的形容。普洱茶路是一段艰辛漫长的岁月,为了让普洱茶的手工制作工艺能再次提升并且将饼形的制作得更为精美,陈怀远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将自己搜集到的关于普洱茶的制作工艺完整地记录下来,而今,易武制饼工艺已成为“云南之最”,普洱茶价也是屡创新高。

陈怀远说:“山在、茶在、我在,要把普洱茶做得更好、更美、更精致。”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文章47572
  • 评论0
  • 浏览0
  •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